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教师风采 > 正文

教师风采:泰州市十佳教师妈妈——强友芳

盛莉 2019/4/26 18:39:18 点击2312次


强友芳我的两个“孩子”

 

我的第一个“孩子”

2016年秋学期,我来到泰州市凤凰小学,担任三年级三班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。刚上班第一天放学,我带着队伍走出校门,等其他孩子都被家长接走后,一位瘦弱矮小的爷爷向我走过来,问我“陈雨彤”呢?我才发现,孩子没了!我惊慌失措的到处寻找,跑遍了整个校园,都没有找到她。最后,也不知她从哪里冒出来,自己走到了校门口,我的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。从那以后,我知道我们班有个叫陈雨彤的特殊孩子,她不认识字,更不认识路,学习和生活对她而言无疑是无法翻越的大山。

后来,我了解到,她的外婆、妈妈都是智障人士,而她,很不幸,遗传了外婆妈妈的基因。她的爸爸因为不能忍受这样的家庭,在她三岁时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回来。一家四口,全部的家庭重担都压在瘦弱的外公一人身上。面对的这样的孩子,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在学校组织的“教师妈妈”帮扶结对活动中,我申请了对陈雨彤的帮扶,我想给她温暖。

之后的日子,无论是大课间去操场,还是到其他教室上课,还是放学,我都牵着她的手,就这样,她成了我的“孩子”。我给她梳头,提醒她讲究卫生,跟她聊天,到她家里家访。渐渐地,她开始喜欢我了,总是放心地把小手放到我的大手上。每次下课,她都会站在办公室的窗户外面向里面张望,其他老师问她干什么,她指着我说:“找她。”我的心融化了。只要你播种爱的种子,你就会收获爱的森林。

就这样,我做了陈雨彤一年的妈妈,后来,四年级学校重新分班,她分到了其他班。但是,跟以前一样,只要下课,她就会跑到我们教室门口看看我,喊我一声“强老师”。我要是不在教室,她就会到办公室来看我。每次,我也会把她喊进来,给她一些糖果,帮她整整衣服。有空时,我也会到她家里看看,带去一些温暖。到现在,我依然是她的“教师妈妈”。

我的第二个“孩子”

我的第二个“孩子”是个男孩,本来他并不是我帮扶的对象,可是,我是他的班主任。他是一个内向,沉默寡言的孩子,总是紧锁着眉头。一开始,我并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,直到有一天,我收到了他奶奶递来的低保证明。从那以后,我决定要了解他。我利用下班时间,到他家里走访,才知道这又是一个可怜的孩子。他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有爸爸、妈妈,还有奶奶。但是不幸却在他四岁那年降临到他的头上:爸爸患了脑癌,历经两次手术,虽然保住了一条命,却成了植物人,唯一幸运的是只有看到他的儿子,我的学生——张唐睿时,眼神里似乎会闪光。

从此,这个家庭陷入了困境,奶奶要照顾卧床的爸爸和年幼的他,妈妈一人打工,支撑这个艰难的家。我终于知道了他的沉默寡言,他的紧锁的眉头的背后的原因。我试着慢慢接近他,让班上最活泼的孩子做他的同桌。下课时看到他我总是给他以微笑,上课时,他不举手我也请他回答问题,并给他以微笑和鼓励。课后有时候我会和他谈谈心。起初,他也只是默不作声。也许是我的热情和友好感染了他,渐渐地,他愿意跟我聊天了。有一天,他告诉我,妈妈为了家庭生计,远赴日本打工,三年都不能回来,说时两眼汪汪。我摸了摸他的头,告诉他,我就是他的第二个“妈妈”,有什么问题尽管告诉我。当学校的诚信书屋有了些盈利,要寻找捐赠对象时,我立刻为他报了名;当他偷玩手机游戏,导致学习成绩下降时,我立刻找他谈心,给他前进的动力;当他缺乏学习用品时,我会悄悄地放进他的书包;要过年了,我会给他买套新衣服,买双新鞋子。我给他的期末寄语是,“阳光总在风雨后,而我--总在你的身后”。

不幸的是,他的父亲于2018年年底去世。我想,今后,他会更需要我,我们的故事还有很长……

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